您的位置:首页 > 求医问药 > 少儿疾病 > 追忆人罗小非: 外婆放心,我和妈妈和解了

追忆人罗小非: 外婆放心,我和妈妈和解了

2018-04-07 来源: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我从小是外婆带大的,读初中前一直和外婆住在一起,至今觉得世界上最好吃的饭菜是外婆做的,最爱我的人理所当然也是外婆。然而,2015年5月3日,外婆走了。
安葬外婆后,我使劲想外婆有哪些未曾实现的心愿,想去帮她实现。外婆从来都是那种善良克己又知足感恩的人,记忆里每年过生我让她许愿,她都是说“一家人平安健康”。我请她说点纯粹关于自己的愿望,她想了想也还是说,我很有福气的,已经很知足了,唯一的心愿就是一家人平安顺利。
去年清明,我去给外婆扫墓。在墓地前,我看到了妈妈敬献的花篮,花篮里有一张手写的纸条:妈妈,你在那边好吗?我和小非都很想念你!我们会如你所愿,平安健康。
和许多外婆带大的孩子一样,我和妈妈的感情一向很淡漠。妈妈几乎没有参与我的童年生活。我高考一结束,她立马和爸爸离婚,以闪电速度嫁给了一个比爸爸有钱的人。我当时的想法就是,原来我挡住了她的荣华富贵之路,原来她是如此厌恶嫌弃我和爸爸。
没有任何犹豫,我站到了爸爸这一边,和妈妈基本断绝了来往。甚至因此和外婆也淡了不少,只在每年外婆过生日时我会过去。
在外婆的墓前,无意中读到妈妈的纸条,内心的那些情绪顿时土崩瓦解,在外婆的墓前,我哭了很久,想了很多。
从外婆的墓地回来,我主动加了妈妈微信,妈妈很激动,马上约我吃饭喝茶。至今我们仍谈不上亲密,但相比之前,关系的确好了不少。去年底我确认怀孕后,妈妈欣喜若狂,捧着外婆的遗像不停地说,妈,天大的喜事,小非要当妈妈了,我要当外婆了,你要当祖祖了。我泪如雨下,记忆中第一次主动扑向妈妈,与她紧紧相拥。那一刻,我深信,我们母女和解一定就是外婆最大的心愿。本报记者张娓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